棉花故事>>棉花阅读
  弹棉花
 
发布时间:2017-02-07 08:43:39 作者:虞孝硕
 

  

说起弹棉花已是一个很古老的行业了,自华夏引进棉花种植,弹棉纺线便成了两个专门的行当。这弹棉也从最早的木绳弦发展到后来的木弓蜡丝弦,近代又更进一步,用牛筋做弦,其效果更胜前者。

弹棉或者说弹棉被分两种,一为新棉花直接弹被,另一为旧棉被翻新。翻新旧棉絮要增加一道工序即将旧絮撕开,固定的店铺可用脚踏木机撕开。如果是串城上门服务则要一木桩,上面钉了许多倒刺钉,下钉一木板,以便双脚踏住,这钉桩上的钉弯曲朝上,操作时将旧絮撕成一块块在倒钉上撕括,使旧絮松散,然后才能上板面用弓弹。店铺或厂家(也有叫合作社,都是个体或小型作坊组成),则有木制撕棉机,用人工脚踏操作,其原理是用脚踏一曲轴带动一滚筒往复运动,滚筒上钉着一排排剪出锯齿的薄铁条,与滚筒相对应的固定弧形半圆木座上同样也有锯齿条,圆筒滚动时与座上齿条往复撕开棉絮。通常新花也用这一工序以减少弹弓的工作量。

第二步将机好的棉花平铺在7尺见方的案板上用木弓弹并稍稍压平,并使棉层呈必须要的规格(6尺×6尺或6×5尺等)。

第三步是布线,这是两人配合的工作,将纱筒置地上,一人左手持线,右手持一个小竹竿(长约1.5米)将线挑向案板另一方,对方以手接线二人同时以指宽距将线按在絮上,交叉3-4次后用压板反复压实,压实后翻过面,按棉絮常规折好,再进行布线,再压实即成。

这压板为直径50-60公分的硬木整板,底部光滑,边上呈弧形。上部用凿子挖出一横柄(类锅盖把手作用),也可另装一横把手,板厚约8公分,重量约十余斤,操作时,双手持横木将压板在棉絮上均匀压平,也可用双脚站在压板上移动,靠人体重量代替手上用力。

解放后,个人作坊改造为合作社或小型工厂,到了上世纪70年代初,这些合作社合并为一个絮棉加工厂,并引进机械流水生产线,撕棉、弹棉、梳棉,压线成一体,压线也变为压线网了,压板也改为压辊,操作人员劳动量减轻多了 90年代后踏花被进入市场,棉絮的需安要量越来越少,最后厂子也改制了。但弹棉这一行业并未消失反倒又恢复到个体经营的状况,基本一两个集市总有一家固定或流动的小作坊。工具也改善了,撕棉已有专用的电动铁质撕棉机。压板也改为整体升降的机动压板,网线不用说是整张铺设。当然,流动弹棉是不可能用整体压板,但撕棉机却少不得,弹弓必须保留,线网则与上述一样。时至今日,弹新棉也有少量业务但更多是旧絮翻新,因为打工的人员多,要求不太高,用一季扔一季。除了棉花、羊毛或毛衣撕成羊毛被的业务也同样有,但大多是用作垫被。

以前不说,光解放后弹棉的行业从单干到合作,从手工到机械化又到恢复个体,仍然延续了这个行业的生   命力。南昌市做这一行业的据说大多从湖北迁过来,至少在永修的马口就有一个杨氏祠堂,代表南昌周边这一行当的历史痕迹。

我有位老朋友60年代初因家境困难,初中毕业后辍学与小妹去学弹棉,工作是非常辛苦,但那种计件工  资可达100/月左右,后来实行月工资才减少到一般水平。但这种临时工是有时限性的,合作社转厂后,他不得不另找其他工作,这段经历只是他青年时代的一短暂时期。因为我也曾短期在这种小单位工作过,所以才对这个行业有所了解。

这种小单位也兼织布、原料自然由大厂进,得由纺织品公司批,说白了就是代加工。也只能加工一些粉袋布(装面粉)或白细布(即白色平布),布机自然是老式木机,大多是女工操作。加工好的布送纺织品公司仓库验收,如是一等品,可以得到一点加工费,如是二等品就等于白干了,如是三等品不但没有加工费还得赔人家的纱。所谓验布也就是用一刻有线度的放大镜看1英寸有多少根纱。计算工缴也很细致,要算到小数点以下六位。其实这种加工,可有可无,市区、郊区有不少这种作坊,无非是大厂匀点活给小单位,赏口饭吃罢了。

不管是弹棉还是木机织布都是国家在工业化起步前的一个过渡阶段,这种古老落后的生产方式到了工业代化机械化的朝代已没有必要保留,特别是织布只有在走向工艺品方面才有出路。它们不再是我们生活的主流而是生活中的点缀,将来我们只能从民俗博物馆中去追寻这些弹椎、木弓和园形压板了。而那像大号手溜弹似的弹槌敲击弓弦的嘣嘣嘣突突突的弹棉声也会在老一代人的记忆中慢慢淡化,消失。

  文章来源:中国棉花
  关闭
 

棉业路 共成长——记2013年“中国
老国货 秀中国
2012“中国棉花”新年茶会即将隆
关于举办第二届“中国棉花”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