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故事>>棉花阅读
  棉花,最温暖的记忆
 
发布时间:2017-02-16 08:27:09 作者:本站编辑
 

   “五月棉花秀,八月棉花干。花开天下暖,花落天下寒。这是古人赞美棉花的诗句。小小棉花的一丝一缕情牵人间万姓,一花一铃关乎天下冷暖。千百年来,人们能安度严冬,少不了棉花的功劳。棉花是唯一被称作“花”的庄稼,也是这个世上唯一可以让我们“穿在身上、盖在身上的花”。从呱呱坠地伊始,每个人就与它结下了不解之缘。棉花也最知疼惜人们,不论你的外衣如何艳丽,而最贴身的却总是一件纯棉内衣。

   南宋诗人艾可叔在《木棉》诗中写道:“车转轻雷秋纺雪,弓弯半月夜弹云。衣裘卒岁吟翁暖,机杼终年织妇勤。描绘出当时江南一带平民纺纱,弹花的劳动景象,真切生动颇具韵致。但其实,种棉花是个颇为辛苦的活儿,由于从种植到收获的季节很长,农人几乎是忙无片瑕。小规模的棉花种植几乎无法以机械作业,只能靠手工劳动,将每亩万株左右的棉花植株,从种到收每株要抚摸过十遍以上,才是一年的收获。春天的耕种,从耕地到施加底肥,再耙平;由于保温和保湿方面的需要,在耙平后先以井水浇过,等稍干后铺上地膜。铺膜就是一件很辛苦的事了,两个人拖了地膜卷前行一段,拉直,压平,再由另外两个人从两边将地膜边缘都压进土里;遇到刮风的日子,风将地膜刮得哗哗作响,若是不小心扯破了,便要抢着时间压好。然后便是破膜播种了,先以一个专门的工具,在地膜上以株距20厘米,行距30厘米的距离凿出小洞来,再将棉籽放入其中。说时简单,而做来便是不那么轻松了,这是要在5月的太阳下,站着凿洞,弯腰放籽,蹲下填土,每亩地要如此机械重复一万次;而那凿洞要不偏不倚正好在那个位置,哪一步操作不当都会导致无法出苗。一整天下来,腰酸背痛,躺到炕上都累得不能入睡。

   即使这样的操作,也不一定能保证出苗。如遇天气晴好的日子,种下六七日后,便有小苗开始出土;但它们常常不能直接破土而出,却会钻到比较松软的地膜下面。而太阳一出,地膜下的幼苗极容易被烫死。所以,棉农每天便要从黎明的模糊到初露的微熹中,目不转睛地扫过一行行地膜,蹲下身小心翼翼地将幼苗扶出地面。如遇阴雨连绵或者沙尘暴天气,又须从破膜播种的程序开始重复,天气不好的年份里,往往要种三四遍。

    通常棉花会从九月中旬陆续开放到十一二月,待棉花开始绽放时,便开始了最后一道采摘工序。采摘就像是一场持久战,时间长且任务重。在新疆地区,昼夜温差大,采棉人要披着装棉花的袋子,摸黑开工。即使到了腊月,植株已经枯干的棉花经过日晒后还会破壳而出;采摘便也要随着棉花一茬又一茬的开放而随开随摘,否则一经雨淋,棉花的品质就会受损。摘棉花是一项精细活,因为棉花开在植株从低到高的不同位置,所以有些需要半弯腰摘下,而有些又需要蹲低伏身才能摘下。摘棉花时又不便戴上手套,在九月摘头花时尚且好办,最多便是早上的露水淋坏了手指;而到了十月,棉叶棉枝已经干枯,为了不弄脏棉花,便要小心地探手进去摘下,往往会被枯枝将手指戳破,而后便磨出老茧了;到了十一二月如果还有要摘的棉花,刺骨的寒风往往又会把满手的老茧吹裂,淌出血来还怕染脏了棉花。实在摘不出的“铁壳”,便将棉桃摘回家去,坐在冬日的太阳里,用裂口累累的双手一一掰开。

棉花是温暖的记忆, 漫漫冬夜,灯火如豆,纺车嗡嗡。母亲高扬的左手上,一根根棉棍由长变短,铁制的纺锭上,一个个线穗由小到大。纺线是个技术活,只有用力均匀,纺出来的线才会粗细均匀;若是用力不均,线就会粗细不一且极容易断线。用棉花织出来的布俗称家织布,虽然有些凹凸不平,但是很暖和。过去的农村家家户户都用棉花做棉衣,用家织布做衣服和棉被的里子。

   当严寒降临,大地冰封雪飘之际,人们就会深深地感受到棉花的恩惠。是它,以自己柔软的身躯保护人们不受寒冬之苦;夜里,又把人们带进温馨甜蜜的梦乡。所以棉花还有一个动人的名字,叫“太阳的孩子”,不信你就留意下晒过的棉花被子,闻起来都有阳光的味道呢。

   

  文章来源:中国棉花
  关闭
 

棉业路 共成长——记2013年“中国
老国货 秀中国
2012“中国棉花”新年茶会即将隆
关于举办第二届“中国棉花”摄